地區:固原
更多城市
通行證 注冊 | 登錄 登錄

茅臺年份酒陷虛假宣傳危機 百億年份酒市場亂象橫生

發布時間:2019-06-13 12:21:53 來源:中國網 作者:

  一紙“虛假宣傳”的訴狀將茅臺年份酒推上風口浪尖,也揭開了百億年份酒市場亂象橫生的冰山一角。日前成都一名律師購買了“50年陳年茅臺”、“30年陳年茅臺”,隨后發現購買的高價酒是由15年酒齡的基酒勾兌而成后,狀告茅臺涉嫌虛假宣傳。

  由于我國對年份酒并未出臺統一標準,造成了百億年份酒市場亂象頻出。中國網財經記者了解到,在2018年4月,中國酒業協會白酒分會曾牽頭表示將發布白酒年份酒標準,以此解決年份酒亂象,但時至今日該份標準仍未現身。業內人士指出,想要出臺年份酒標準并不容易,“需要配套的檢測機制,而不是靠企業自律。中國白酒,有濃、清、醬等多種香型,香氣成份并不一致,沒辦法以一種檢測機制來檢測年份。”

  50年陳年茅臺用15年酒齡的基酒勾兌而成律師狀告茅臺虛假宣傳

  成都一名律師花了61996元購買了“50年陳年茅臺”、“30年陳年茅臺”各兩瓶,不久發現這4瓶高價酒是茅臺公司用15年酒齡的基酒勾兌而成的,儲存年份完全達不到30年、50年,這名律師以涉嫌虛假宣傳等理由,將貴州茅臺(910.500, 3.80, 0.42%)酒股份有限公司及當地銷售公司告上法庭,要求“退一賠三”。

  面對起訴,茅臺方面辯稱,陳年茅臺酒并不是指儲藏到一定年限的酒,而是使用酒齡不低于15年的酒,精心勾兌而成,使之達到該年份酒的老味。至于50年和30年陳年茅臺的具體標準是什么、里面的基酒含量多少?茅臺方面并沒有對外公開。

  中國網財經記者在對多個消費者進行采訪時了解到,在消費者常規的認知中,企業標注為某一年份的產品,就意味著這些產品已儲存了相應時長的年份。而年份酒昂貴的售價也被消費者默認為儲藏年份長久帶來的附加升值。一瓶普通飛天茅臺的市場指導價為1499元,而50年陳年茅臺和30年陳年茅臺的價格分別為18999元和11999元,而大多數消費者并不知道該如何鑒別標注相應年份的茅臺酒是否真正達到包裝上所顯示的年份。

  截至目前,該案件并未宣判,而陷入此次年份酒爭議漩渦當中的貴州茅臺,也并未就此事作出公開回應。中國網財經記者嘗試聯系貴州茅臺相關負責人進行了解,但截至發稿時,并未得到回復。

  茅臺被指有意誤導消費者

  “50年陳年茅臺”、“30年陳年茅臺”是由15年酒齡的基酒勾兌而成的,并非是30年、50年的儲存年份,案件仍未宣判,而關于勾兌酒到底應不應該以“30年”、“50年”等年份進行宣傳的爭論卻愈演愈烈。

  有消費者指出,年份茅臺的價格一直比新酒高出許多,因此自然而然地認為該產品就應該全部都是陳酒,如今發現年份酒均由少量15年酒齡以上的基酒勾兌而成,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盡管茅臺代理人當庭辯稱,茅臺沒有欺騙消費者的故意,也沒有實施欺詐行為,茅臺從未宣稱過“50年”“30年”陳年茅臺的儲藏年限達到50年和30年,同時在自營店、網站等渠道均有對于酒齡的明確介紹,不過茅臺年份酒的包裝仍脫不開有意誤導消費者的嫌疑。

  陳年茅臺的外包裝顯示,從包裝盒到酒瓶身,年份元素被放大和突出了,酒齡介紹卻淹沒于不起眼的小字說明中,“消費者一眼看到的事年份元素,往往將此等同于酒齡”,一名業內人士指出。

  在白酒行業分析人士歐陽千里看來,年份酒危機給貴州茅臺酒帶來的影響是,未來的年份酒可能會更換包裝,在包裝上注明年份數字的含義。歐陽千里指出,該事件對于茅臺年份酒的銷量并沒有太大的影響,“茅臺年份酒的銷量不是很好,更多的消費者愿意買當年的飛天茅臺自己存儲十五年。”

  百億年份酒亂象橫生:剛成立五年的酒廠就敢生產三十年的年份酒

  茅臺年份酒危機也撕開了百億年份酒的一道口子,據業界估算,白酒年份酒的市場規模在百億元以上,用不同年份的酒勾兌、模糊年份概念與酒齡也成為年份酒市場的普遍現象。

  年份酒在國內發展的如火如荼,幾乎所有酒廠都有年份酒。1997年,古井貢酒(106.640, -0.56, -0.52%)推出“十年原漿”,宣告白酒市場進入年份時代,但當時并未在市場掀起太大波瀾,2004年茅臺進入年份酒市場,與此同時,張裕長城等葡萄酒企業也進入年份酒市場。2005年,五糧液(107.080, -0.53, -0.49%)進入年份酒市場,在茅臺、五糧液的帶領下,年份酒逐漸成為酒廠的標配。

  業內人士指出,年份酒是個金字招牌,又沒有絕對的標準,所以很多酒廠開始動起歪腦筋,完全不顧食品工業協會的要求,用不同年份的酒勾兌。

  歐陽千里對中國網財經記者表示,年份酒亂象由來已久,消費者認知中“酒是陳的香”,酒企就借助這種認知來構建產品體系,如五年陳、十年陳、十五年陳等。不過,這種主推年份概念的產品往往會有意識的去掉“年”,只留下8、17等數字,消費者同樣會理解為8年、17年,但是酒企會避免與較真的消費者發生矛盾,留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此外基酒的量也成為爭議焦點。歐陽千里指出,當年基酒含量至少要超過50%才能標注酒齡,而現在,有些酒廠象征性添加少量年份酒就將成品酒當年份酒銷售,更有甚者,剛成立五年的酒廠就敢生產三十年的年份酒。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4月,中國酒業協會白酒分會曾牽頭表示即將發布白酒年份酒標準,以此解決年份酒亂象,但該份標準此后遲遲未現身。中國酒業協會秘書長宋書玉在酒業協會白酒分會2018年理事擴大會議上曾表示,要建立年份酒準入標準,消滅95%的年份酒問題,還要加強企業誠信,過濾掉90%以上的問題。同時督促建立第三方檢測機構,將產品交第三方監督及檢驗,以實物標準作為檢測樣品。

  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想要出臺年份酒的標準并不容易,“需要配套的檢測機制,而不是靠企業自律。中國白酒,有濃、清、醬等多種香型,沒辦法以一種檢測機制來檢測年份。另外,白酒除了自然老熟以外,還可以通過改變貯藏環境(洞藏、生態貯存、科技貯存等)來加快白酒的老熟,貯存一年相當于自然老熟三年,即使能夠檢測,反而會更不科學。”歐陽千里指出。

圖片大觀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好运彩下载 大发快三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手机版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靠 5分是什么 雅休配资 002766股票行 心悦麻将官方网站 幸运28包赚投注 中国福利彩票七乐彩 北京快乐8 基本走势 网赚平台排行榜 长春科乐麻将手机下载 江苏11选5走势 国家篮球队队员